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
开启辅助访问
郎溪移动,郎溪论坛宣传

郎溪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[原创] 九叔和他的拖拉机

[复制链接]

轻松注册,享用郎溪论坛更多功能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           九叔和他的拖拉机. V$ c- G6 ]* Z: }

. x- l% C2 O5 Y# b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文/红灯花# B& k+ `, C/ y" i4 t
2 B7 `, a5 H4 `0 \0 g( `
      九叔一条腿是假的。我曾经目不忍视他那一截断腿,心存惋惜多年。然而,九叔自己却将日子过得鲜活如初,让人欣慰,为之点赞。% M2 K! R7 O0 j$ E2 ^0 m$ I/ `

- u/ N6 R& J, r. W- V8 a% W9 J      九叔的腿原先是健全的,十九岁就成了让人羡慕的生产队手扶拖拉机手。身板壮实的青年九叔,手臂一抡圈,拖拉机便“突突突”轻松摇响。随即,娴熟地挂档、拉油门,一溜黑烟地跑开了。那时的手扶拖拉机可是稀罕物,能当上队里的拖拉机手,自然是能人!这等风光劲儿,也着实让人羡慕不已。尤其惹得那些小媳妇和姑娘们眼睛发亮,直勾勾瞅着九叔人车合一、潇洒自如的架势发愣。平日里,女人们没事老爱和俊朗的九叔套近乎。可看似没心没肺、豪爽开朗,实则眼光、心境高远的九叔,从没对她们起过花花肠子。1 i6 s: W- o" t. s: G- i+ \2 V

3 V, w. A5 P, _4 w/ V; v       当年九叔开拖拉机送公粮到公社粮站,遇上了外大队的一姑娘,一眼便着了魔。俩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没花多大功夫,九叔便把这位当时公社排得上号的美女俘获,成了我的九婶。迎亲之日,新郎官九叔亲自开着冲洗得干干净净的,车头车尾贴着大红纸喜字的拖拉机,在乡亲们的簇拥下,领着迎亲的队伍,在一路鞭炮声中,将新娘子九婶迎回了家。记得当时的婚宴中,我被安排和新娘子一桌。后来才知道这是乡俗,我当了一回无上荣光的伴童。记得酒席中九叔被灌了不少酒,醉醺醺地夹了块大扣肉给我,说吃了长力气。并拍着胸脯表示,等我长大了,一定教我开拖拉机,将来和他一样娶个漂亮媳妇。: U# a- {2 v# i3 I* N$ J
9 O8 W; p# M" j; ]
      我没能跟着九叔学开拖拉机,在他开始开拖拉机的年龄时,我已在城里学校寄宿读书,迎接高考了。九叔对我特好!我高中间段,礼拜天回家返校时,如赶不上班车,常常由九叔驾着拖拉机送我到校。有时九叔还会塞些钱给我,叫我在学校吃好一点,力争考上大学,茅草窠里出根毛笋。父亲知道后,说九叔是个知恩图报的人。九叔其实是我四爷爷的儿子,是我堂叔。四奶奶死得早,作为本家兄长的我父亲,年龄比九叔大十几岁,平时没少照顾年幼的九叔。九叔结婚之前穿的布鞋,也一直都是我母亲做的。九叔十八九岁时,我父亲凭着当过几年生产队长这张脸面,仰仗着在位时,将队里搞得年年长工分、得先进这份功劳,出面周旋,让队里人一致同意九叔当上了拖拉机手。/ E. H. s: D! y3 `
! F- g: [" w- M9 E# B5 J' g
       九叔没有给我父亲丢脸。队里耕田耙地、拉肥料、送公粮,村上谁家婚丧嫁娶、生病上卫生院,等等方面,九叔驾着拖拉机跑得不亦乐乎,从未见他偷懒推诿和喊苦叫累。平日里,九叔将拖拉机当宝贝似的爱惜。油箱、水箱、皮带、飞轮、空滤器、烟囱、机头各部位没一点油污;两方向扶手、档位、车厢、四个轮子,车身四处干净利索。实行生产责任制时,队里田地杂物都分割到户,拖拉机是大件,没人买得动,仍是队里公有财产,由九叔承包操持,继续奔波于田间地头。
# N/ P- D2 u  K, [- i' o  R
, {9 y9 r7 m) `6 \1 G' i- u* }      九叔心善,开车碰上相识或陌生的行路人,都会拉上一段。替孤残贫困人家耕田耙地,无偿出工出力不说,连油钱也难得收。那年夏收夏种季节,九叔帮村上孙哑巴家无偿耕了一亩地,孙哑巴的半傻子老婆也知道感恩,捧着半只白斩鸡,腋窝夹瓶白酒,赶到田头,硬是塞在九叔手里。九叔推辞不过,便收下,蹲在田埂上喝了起来。一会功夫,半只鸡和大半瓶酒便进了空落落的肚子。既而摇摇晃晃地驾着拖拉机,继续帮人耕田。结果,酒劲发足,昏了脑壳,蔫了手脚,拖拉机挂上倒档后退时,竟将自己压车下了。待众人赶来,抬到医院,落了个低位截肢的恶果,左小腿一下子没了……拖拉机从此便搁置,没人再开了。: X  m% g, r! {0 b! v2 n/ U0 ?
$ ?4 V) }7 j( I% h. v, T: M
      人生祸福难料,日子却照例向前,生活也是随着时代前进的步伐而日新月异。农村有头脑的人,率先购置新式农机,成片地承接农活挣钱。九叔使唤多年的这辆老手扶拖拉机,停在队里颓废的仓库墙角,风吹日晒之下,已锈蚀斑斑。后来,九叔不顾家人反对,硬是将这近于报废的拖拉机买回了家,塑料布严严实实地盖着,好生搁在屋檐下。九叔经常掀开来瞧瞧,倚着拐棍,杵着发呆……" @- ?5 N# W# p) n7 d2 Z6 E* l

* R! _5 E! A3 b8 s( f      前年,孩子们送九叔到上海安装了假肢。九叔不用再撑着拐杖,又如从前一样行动自如了。我替九叔高兴,曾专程拎着礼品回老家来看望他,礼品中自然少不了酒。九叔自如地走出屋来迎接我,见我还拎着两盒酒,便笑着说:打死也不再沾酒了!看九叔又回到了从前的开朗样子,我打心眼里感到欣慰。5 d/ @% h# b( ~
$ O3 g# y1 p6 s
       一日,九叔买来配件,揭开塑料布,捣鼓半天,竟将拖拉机弄响了。这久违了的熟悉的“突突突”声音,竟然引来了半村子人。众乡亲叽叽喳喳,说东道西,沉浸在往事中,唏嘘感慨不已。
6 \) n$ ~( j: ]/ w: D0 o0 {" M' @' W$ Y; |
     镇上每年照例举行商品交流集会。今年的集会,已是半老头子的九叔,老顽童般心血来潮,竟驾驶拖拉机,拉着一车子乡亲来赶集。回来时,车厢堆满各色生产、生活用品,人却一个也不让上。九叔说:人货不能混装,不然,交警就得拦下罚款了。挤不上的人便尾随在拖拉机后面,嘻嘻哈哈地招呼九叔开慢点,别将东西晃丢了。而九叔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稳按着油门,这老爷车便“吐吐吐”地慢悠悠往前窜,屁股后面黑烟直冒,撩起路上的尘埃翻滚,掀起尾随的婆娘们阵阵欢声笑语。, d; |4 R  N: z/ m+ O
8 i. c$ _8 G9 n' P$ P# T- X4 ^
       (完)
随性笔触,致谢各位老师赏读。
发表于 2018-1-15 11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8-1-15 1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郎川大酒店欢迎您
本帖最后由 寸心斋主 于 2018-1-15 12:54 编辑 6 I1 K; V  j. J0 V, Q- Y
愚夫 发表于 2018-1-15 11:36
8 ?$ B- C  h$ B! z! H" j2 k喜欢这不事雕琢的文字。

& v  g9 N+ X; ], T+ W( S- }
真的是!舒舒坦坦的家常话

# h1 t# G9 R0 ^4 b; @
发表于 2018-1-15 18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郎溪TATA木门专卖店欢迎您!
郎溪论坛客服: 郎论客服 402433640 郎论客服 26205270  郎论客服 2264986478(点击直接对话)  郎溪论坛QQ群:①群:郎溪论坛-①号交流群 ②群:郎溪论坛-②号交流群 ③群:郎溪论坛-③号交流群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