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
开启辅助访问
郎溪移动,郎溪论坛宣传

郎溪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[原创] 帮扶日记(三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25 1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轻松注册,享用郎溪论坛更多功能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帮扶日记(三)


          这个周末,单位里几个帮扶干部又集中在东夏社区办公室,填制、完善建档立卡家庭《扶贫手册》、《贫困户精准帮扶四项清单》和《贫困户人均纯收入调查表》。工作量很大,晚上六点了,办公室仍然灯火通明,资料整理、编录工作还在继续。社区夏书记说,领导们辛苦了,晚上给个机会,招待大家吃个饭吧。不能增加社区负担。在一个小饭馆,我们一并安排,加上社区干部,共十几个人,坐的坐,站的站,在一起吃了简单的晚饭。
与社区干部搞熟了,有时候也谈谈心。他们讲,扶贫工作是国家的大事,是惠及群众的好事,当然要吃透精神,尽心尽力做好,但各级检查考核过于频繁,填报的的表格、归档资料太多。只要哪个能说上话的领导一个意见,许多工作都要推倒重来。大家不怕工作累,加班加点也没有什么抱怨,就是感到许多工作不是在落实帮扶措施上,而是在迎接各类检查上,工作的主体性、成就感和“获得感”不强。
         前些年,基层组织建设弱化,村干部良莠不齐,社会评价不高。这次帮扶进村,对这个群体有了较全面的了解。相对目前农村“老年化”和“空心化”的状况,村干部大都年轻有文化,工作能力和综合素质都不错,是能够胜任目前农村的一些重点工作的。作为党和政府与基层群众之间一个重要的环节,他们对每家每户的情况熟悉,在群众中有一定的威信。就扶贫工作来讲,这个群体是积极主动地作为、还是消极应付,对整体工作的推动和效果至关重要。各级在制定脱贫政策、在顺应贫困户期盼和操作层面上,应该多听听他们的意见。他们的工作、待遇、生活状况和正常的诉求,应该得到进一步的关注。
         东夏是千年古镇,郎川河、钟桥河交汇穿境而过,东邻郎溪县城,西接南漪湖。南漪湖丰富的水产品由此登陆销往苏锡常等大城市,优质的郎川河河沙是建筑的抢手货,黄沙产业红红火火。小镇南傍郎川河,青石板沿河堤而下,姑娘浣衣,大嫂淘米,鸡鸣晨曦,渔歌唱晚。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多次去过,早市上满是活蹦乱跳的鱼虾,新鲜的豆制品,店铺里糕点酥糖满口香。吆喝、叫卖,夹杂着难懂的本地土话,繁荣宁静古风存,好一个边城小镇印象。
         2012年东夏撤镇,东夏街道原东夏村行政合并成东夏社区,短短几年时间,这个特色小镇竟然变成了全县28个贫困村之一,个中原因要分析。大的方面看,近年来国家城市化步伐加快,农村土地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,农村劳动力、人才和资金加速流向城市,乡村治理乏善可陈,生态环境遭到破坏,乡风民风日益退化,城乡二元结构进一步固化,农村与城市的差距愈来愈大。就东夏来说,镇政府搬迁、频繁的水患和黄沙产业凋敝更加速了小镇的衰落。
        应该说,国家是非常重视“三农”工作的。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乡村振兴战略,并以新世纪以来第15个“一号文件”的形式,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意见,其高度,其全面,其细致,其长远,学习领会之余,令人振奋,农村又一次大变革的新时代就要来了。作为几年来农村扶贫工作的亲历者,我觉得这项工作成效是很大的,社会共识和氛围有了,贫困户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,但也存在一些问题,如基础工作不扎实,领导压力大,干部很辛苦,群众也不太满意。个人以为下一步,既要在精准上下功夫,更要在思路上作调整。要把农村扶贫攻坚全面融入乡村振兴战略规划,双管齐下,齐头并进。脱贫是乡村振兴的底线,只有乡村全面振兴了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脱贫和返贫的问题。
        近年来国内的返乡体文学对农村的衰落痛心疾首。民国时期晏阳初先生概括出中国农村农民的“贫、愚、弱、私"四大病",并倾力推行乡村教育运动,一个世纪后犹感念其拳拳家国情志。但费孝通先生也指出了乡村教育运动标签化的倾向。目前的“三农”问题确实很多,积重难返,但要理性看待,一定意义上讲,农村存在的问题城市也存在,甚至更严重。这次中央提出的乡村振兴五个目标,高屋建瓴,把三农问题讲透了,最要紧的是抓紧谋划,把基础工作做实,尽快行动起来。解决农村脱贫和发展不平衡问题,实现乡村全面振兴,是大有希望的。
        近读东夏籍王成友的文章《回不去的故乡》。王成友老师原供职东夏中学,现任教于合肥,是从东夏走出去的“名师”之一。王老师说,这个皖东南小镇已渐行渐远,但故乡最原始最真实的面貌是他生命的锚,决定了他人生的价值取向。小镇已落寞,故乡还是要回去的。“我要在故乡的天空下,沉默寡言或大声谈吐".
郎溪齐家装修欢迎您
上面还喊口号,下面做做表格。
发表于 2018-3-26 07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8-3-26 0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郎川大酒店欢迎您
发表于 2018-3-26 0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加入郎溪论坛公众微信平台,及时获取热门资讯
回不去的故乡(一) 小镇

【作者说明】本文写于2015年的合肥,用12000字梳理了我的前半生,诉说着对故乡东夏的眷念,切切却不哀伤。没料到的是,两年之后,我又回到了故乡,然而,此故乡已经非彼故乡了,原来,故乡永远在记忆之中。



我要还家,我要转回故乡。
我要在故乡的天空下,沉默寡言或大声谈吐。
——海子


故乡。东夏。一座小镇。一个乡村。

乡镇公路的神经末梢延伸至郎川河与南漪湖边,没了去路,就是我的故乡——千年古镇东夏。

郎川河在镇子南边汤汤流淌,汇进镇西的南漪湖。境内水塘密布,沟渠相连,连成一片潋滟的水乡。

多年前的郎川河出产黄沙,水泥船,人工挖沙。我父亲就曾在这样的挖沙船上做过苦力,我也见过那种如簸箕大小,装有长长竹篙的挖沙工具,能打到郎川河底。挖上来的沙,再用拖拉机或者卡车运到定埠或涛城,借这两地的水路往江浙一带出口。我们村上有好几家人家就买了拖拉机运沙,后来赚了钱,又换成了卡车。记得那时的卡车是蓝色或白色的一汽“解放”,带拖挂,装得多,外号“141”。我在梅渚中学读高中期间,就经常和同学一起爬拖拉机或“141”来回,为的是省几块钱的路费,那时,大家的条件都不好。

镇东南出黄沙的码头,叫黄沙站,是当年镇上最热闹繁忙的地方,整日机声隆隆,曾经风光一时,多年以后,虽然黄沙已经没落,但是,黄沙站的地名还在,可见黄沙之于东夏的重要,是当年东夏的支柱产业之一。

水乡的另一盛产,自然是鱼虾龟鳖和水生植物。

郎川河产鱼和青虾。捕虾尤其有趣。傍晚时分,渔民夫妻二人,男人摇小舢板,女人放虾笼,慢摇缓放,要沿着河道摇出好几里地去。竹编虾笼,一个个小巧玲珑,用线串连,内放饵料,沉入河底。静候一夜,翌日清晨,薄雾之中,夫妻二人再一路摇下去,虾笼一个个收起,倒出来的就是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大青虾了。摇回码头时,早有收水产的生意人候着,收购了去,转眼,就出现在了街上的早市里。

南漪湖出鱼,更出蟹,我们那儿叫毛蟹,用东夏方言说叫“毛海”。多年前湖里有野生毛蟹,每到夜里,毛蟹外出觅食,从湖里爬上来,湖滩上倒处都是,岸边居民夜里就去湖边捡蟹。我姨父是瓦匠出身,却特别喜欢捕鱼捉虾,经常带着手电筒到南湖边捡蟹,收获颇丰。后来,有人工养殖毛蟹,产量就更大了。

鱼,更不必说,湖里,河里,塘里,鳙鲢青草鲫,汪丫胖胖皮,鳜鱼黄鳝小泥鳅,种类繁多。童年时,父亲经常去村后塘里打鱼,我在后面跟班,拎只竹篮帮父亲捡鱼。父亲用一种我们那儿特有的渔网——搭搭网打鱼,半圆形,5米长,2米宽,系在两根3米长的竹篙上。新渔网需用猪血浸泡,晾干成黑色才能下水打鱼。打鱼时,父亲立于岸边,双手持篙,转半身将渔网抛至半空,旋即,渔网“刷”的一声,离岸5、6米,应声入水,用竹篙在近岸水中敲打几下,静候片刻,起网,网中便有各色小杂鱼在活蹦乱跳。父亲将网里小鱼往岸边地上一倒,换个地方又去撒网,我急忙将一地乱蹦的小家伙逮进篮里。一会儿功夫,就得了半篮小杂鱼,两三天的荤菜就有了着落。有时候,父亲能打到甲鱼,真正的野生甲鱼,我们那儿叫爬鳖,味道鲜美,当时还不值钱,也没什么人吃,现在,市场上卖的多是饲料喂养的速生甲鱼,野生甲鱼已经很难觅到了。

湖里还出菱角、芡实、茭白和藕,我们村后的水塘里也出,都是野生。菱角和芡实的茎可食,采来,撕去表皮,和蒜子、青椒爆炒,极为爽口下饭。菱角菜采摘简单,不费事,但是采芡实茎却颇为棘手,因为芡实从上到下,从根茎到果实,浑身是刺,不费一番功夫,不被它扎破手,是很难把它变盘中菜的。

菱角和芡实果成熟后,采上来,生熟皆可食,生食甜脆,熟食绵香。我们幼时,在田野里疯跑的时候,就经常下塘洗澡,采菱角,生食。

合肥也有芡实,在市场偶能见到,妻也买来吃过,但从来没见过卖菱角菜和菱角的,估计合肥不出菱角。

田里作物,春秋两季,种油菜、水稻和少量小麦。每年3、4月间,油菜花开,田野里一片金黄,整个镇子就被花海包围,犹如海中岛屿,浴在馥郁的花香之中。放蜂人也赶花期而至,田野里便到处是在花间忙碌的小精灵,和那片金黄一样铺天盖地的,是它们挥动翅膀时的嗡嗡作响。9、10月间,田野里稻浪翻滚,又是一片金黄。除此两季,田野里都是青翠碧绿,一片清新。

我家的5亩地就在镇北红一生产队(现在叫红一村)那片金黄和翠绿里。我们兄妹三人很小的时候,就跟父母亲下地干活,体力弱,我们就帮着割稻、栽油菜,做些轻松活,十五、六岁,能做些体力活了,就各项全能了,栽秧,割稻,打稻,栽油菜,砍油菜,打油菜。栽秧和打稻最辛苦,栽秧累腰,弯腰撅屁股,面朝白水背朝天,半天下来,腰都直不起来。打稻是体力活,没一把力气,打稻机根本踩不转,几小时踩下来,路都走不动。

镇中,一条街道,西头是老街,还可见老房子,东头是新街,小镇还在不断往东头发展。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计划经济年代,街上有三个重要地方,自西往东为供销社、粮站和大会堂。

供销社是当时镇上唯一一家商店,供应各色商品,烟酒布糖茶,都要凭票供应,因而求他们的人众多。粮站收购全镇公余粮,供应全镇稻米加工,有一个大晒场和几个大粮仓。收粮时,对于成色份量,他们都有决定权,可以玩点手脚,看他们脸色求他们收粮的人也多。当年,此两家红极一时,它们的员工也是镇上最殷实、最风光、最受人羡慕的人家,娶媳嫁女,人争往之。

大会堂里唱戏,放电影。每有戏班来镇上,我们都跑去看演员们搬道具和布景。看过很多次戏,看得什么戏不记得了,若在前排,能看清演员的眉眼,细密的汗珠,跺脚振起的灰尘,能闻得到胭脂味。戏词用幻灯投在戏台两侧的立白墙上,竖排,毛笔手写,很见功力。

电影更是经常看,两三毛钱一张票,过年时有压岁钱,几乎天天看,《超人》就是那时看的。

后来,随着计划经济的没落,个体经济的繁荣,这三家红极一时的公家单位衰落,各种私人经营的商店和饭店应运而生,取而代之了。

进入新世纪,镇子逐渐发展,经济状况越来越好。

然而,近年,无可逃避的,故乡的水土也被污染,村旁原来可以淘米洗菜的水塘被垃圾填塞,郎川河水被上游的工厂污染变味,听说,水中的鱼虾近于绝迹,渔家的小舢板已无处摇荡了。

2011年底,郎溪县乡镇调整,由于交通不便,发展受限,故乡东夏并入了邻镇新发,和妻的娘家定埠一样,千年古镇不复存在,现在,东夏只是新发镇的一个村了。故乡的撤并,多少有些遗憾,好像一个主权国家,忽然成了别国的殖民地,居民也转而改了国籍。

是不是每个故乡都在陷落?
发表于 2018-3-26 0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8-3-26 08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8-3-26 0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郎溪TATA木门专卖店欢迎您!
郎溪论坛客服: 郎论客服 402433640 郎论客服 26205270  郎论客服 2264986478(点击直接对话)  郎溪论坛QQ群:①群:郎溪论坛-①号交流群 ②群:郎溪论坛-②号交流群 ③群:郎溪论坛-③号交流群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